学者北宋不存在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我非常不赞成将“王安石变法”说成北宋由盛转衰转折点的看法,因为事实上,北宋根本不存在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北宋其实是在鼎盛之时突然覆灭的。需要说明的是,北宋灭亡,或者说,南北宋之分,只是后人的说法,历史上的两宋其实是一个整体,国祚是延续的。不过,对于赵宋王朝而言,靖康之变的确是一场天大的国变,导致宋室南迁,疆土减少近半。所以我们这里还是沿用习惯说法,将靖康年间宋徽宗与宋钦宗被俘视为北宋的灭亡。

事实上,当时宋王朝不管是军事的成就、疆域的扩张,还是文化与经济的表现,都处于巅峰状态,不见衰败之象。

但这些短视频有版权吗?

此时,宋朝的领土也在扩张中。对反复无常的西夏国,宋人以前基于后勤补给的吃力,一直无法在前线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后来终于找到了克敌制胜的战术,那便是“进筑”加“浅攻”,一寸一寸蚕食西夏,让西夏人大惊失色:“唱歌作乐地,都被汉家占却,后何以堪?”宣和元年(1119)四月,宋师攻克西夏横山之地,征服西夏指日可待。

如果没有后来的靖康之耻,宋徽宗大概会成为赵宋王朝最伟大的君主。然而,正是在联金灭辽的过程中,宋朝军力疲弱、兵不能战的致命问题暴露在金人眼皮底下,金人惊喜地明白了一件事:“贵朝(宋朝)兵将与亡辽士马优劣可见,亡辽与本朝士马胜负明知”,乃生出挥鞭南下、牧马中原之心。此时辽国已亡,宋朝北境失去屏障,再不能阻挡金兵铁骑驰骋。其实早在宋徽宗意欲与女真结盟之时,已有臣僚反对联金灭辽,认为“契丹,与国(友邦)也;女真,强敌也”,一旦女真灭辽得逞,势必“席破燕之威,长驱而南”,到时候,“王师克与不克,皆未见其可”。

靖康元年(1126)正月,完颜宗望率领的金国东路大军直抵开封城下。幸运的是,在提举京城四壁守御使李纲的组织抵抗下,金兵未能破城。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影响了后面历史的小事:完颜宗望久攻开封城不下,便迫宋廷议和,索要金帛以及太原(今山西太原)、河间(今河北沧州)、中山(今河北保定)三镇,并以一亲王为人质。康王赵构主动请缨,说他愿往敌寨为质。正月十四日,赵构进入金营;二十余日后,居然被放了回来。

冯刚认为,“如果没有实质性替代,为介绍评论一部作品而使用作品中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合理使用。”

短视频的著作权如何界定?

这还只是短视频涉及著作权问题的一个小分支。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在短视频平台上那些用一分钟解读一部电影、点评电视剧的视频到底是否侵权?

对于割地的城下之盟,宋廷又生出悔意,拒不交割三镇,于是在靖康元年八月,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再次统率大军攻宋,来势更为凶猛。十一月,又是完颜宗望率先一步攻至开封城外,驻兵于南薰门外的青城。从靖康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完颜宗望兵临开封城下,到次年四月一日金人退师,虏二帝北去,宋朝汴京的君臣士庶历经了四个多月的凄风苦雨。

不过,认定合理使用需要结合具体案情并综合使用情况来判断,原则上不得影响原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

张晓霞说,“随着文化生活不断繁荣,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著作权人,如果对侵权行为制止不到位,最终会影响创作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在保护权利人的同时,我们也不能让网络用户举步维艰。我们要在保护权利人和鼓励文化传播之间,结合具体事实和法律做出判定。”(完)

完颜宗望之所以放走赵构,是因为他怀疑赵构是假康王:“康王留金营,与金国太子同射,连发三矢,皆中筶,连珠不断。金人谓将官良家子,似非亲王,岂有亲王精于骑射如此?乃遣归。”金人以为宋朝亲王尽是娇生惯养之辈,康王箭术如此了得,定是冒名的亲王,所以将赵构放回去,换了肃王为人质。其实赵构真的是习得一身骑射武艺。如果当年金兵扣留住赵构不放,后面南宋的历史显然就要改写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冯刚指出,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不影响作品正常使用,也不会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合法利益的,一般被认为是“合理使用”。而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认为“实质性替代原作品的使用不是合理使用,如果没有实质性替代,可以判定为合理使用”。

网友在短视频平台催更博主。评论截图

《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对权利进行了限制,规定了“合理使用”的十二种具体情况,即符合该情形的,不必征得权利人的许可,也不必支付报酬。短视频中涉及很多素材,在涉及他人作品的情况下,同样需要考虑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可惜,随后宋朝与崛起于白山黑水间的女真部落结成“海上之盟”,定下联金灭辽之策,战略重心转移至北方,放过了经略西北的历史机会。

同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著作权委员会主任、审判监督庭庭长张晓霞也指出,此类问题涉及诸多细节,在法官判定时,个案的每一个细节都可能会导致定性发生变化。

历史确实如此。宣和七年(1125),金主完颜晟寻了一个借口,派遣大将完颜宗望、完颜宗翰统率大军,从东西两路南下伐宋。宋徽宗闻讯,吓得将皇位内禅给儿子赵桓(宋钦宗),自己带着皇子、帝姬、内侍跑到南方避祸。赵桓临危受命,于次年改元靖康,并斩杀童贯、朱勔,赐死李彦、梁师成,放逐蔡京,罢黜王黼,祸国殃民的“六贼”终于被清算。

靖康二年五月初一,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即皇帝位(宋高宗),改元建炎。建炎元年(1127)秋,随宋徽宗北狩的宋朝官员曹勋,寻了一个机会逃脱,辗转回到南京,并给宋高宗带来徽宗口信:“(太上皇)又语臣曰:归可奏上,艺祖有约,藏于太庙,誓不诛大臣、言官,违者不祥。故七祖相袭,未尝辄易。每念靖康年中诛罚为甚,今日之祸,虽不止此,然要当知而戒焉。”这是宋徽宗留给儿子的最后一句嘱托,也算是给宋王朝留下了一抹文明的底色。(作者为文史学者)

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案件来看,主要有这样几种侵权类型:一是将他人制作的短视频提供到网络上进行传播;二是利用他人作品通过表演等方式制作短视频;三是利用他人制作完成的视频或作品进行重新组合制作短视频提供到网络进行传播。

宋徽宗宣和年间,宋朝的人口过亿,东京生活着超过一百万的市民。尽管山东、江南几乎同时发生了宋江与方腊的民变,但很快就被招安或剿灭。从繁荣似锦的市井风貌,人们完全看不出大祸将至的征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东京梦华录》所讲述的,都是宋徽宗时代的如梦繁华。宣和年间还诞生了几部文化艺术史上留名的著述,如《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宣和博古图》《宣和北苑贡茶录》《宣和牙牌谱》《宣和石谱》,反映出宋朝文化的繁盛。

在这些短视频中,剪辑博主们会介绍剧情的精华部分、节目亮点,也会提炼出其中的“爽点”或“痛点”,同时给出一些自己的点评。有些博主因其犀利的点评、独特的风格,还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张晓霞介绍,从著作权法角度出发,独立创作完成的表达构成作品。

第三方版权服务机构12426版权监测中心今年4月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版权监测报告》指出,短视频/自媒体已成网络传播主流,但同时短视频领域存在搬运、剪辑、词曲改编翻唱、背景音乐及图片等侵权风险。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崔宇航现场分享了几个涉短视频的著作权侵权案例。

开封城被围未久,京畿河北制置使种师道率领的精锐部队——西军已经赶至京师勤王,完颜宗望破城无望,既得宋廷许割太原、河间、中山三镇,又得肃王为人质,便引兵北退。宋钦宗总算松了一口气,南下避祸的宋徽宗也回到了东京。

此类作品虽然属于访谈类节目短视频,但其中有解说字幕、画面插播、画外音、镜头切换、特效及特写,节目结尾处还有嘉宾向主持人提问及主持人回答,系通过镜头切换、画面选择拍摄、后期剪辑等过程完成,其连续的画面反映了制作者独特的视角和富有个性化的选择与判断,表达了与主题相关的思想内容。

金兵南下之时,宋钦宗派康王赵构为正使、刑部尚书王云为副使,至河北金营使金讲和,求金人缓师。十一月二十日,赵构一行行至磁州(今河北邯郸)时,磁州守臣宗泽对康王说:“肃王去不返,金军已迫,复去何益?请留磁。”血勇的磁州人又认定王云为金国奸细,竟然动手杀了他。赵构遂停止前往金营。此时完颜宗望已经醒悟过来,明白康王正是他们灭宋的最大障碍,也派兵追截康王。民间传说,危难之际,磁州崔府君庙的泥马驮着赵构渡过了黄河,方得脱险。这便是“泥马渡康王”的故事。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张晓霞表示,随着抖音、火山、快手、梨视频等新媒体平台的迅速风靡,短视频因适应人们对网络信息接收迅速、及时的特征而逐渐成为互联网中的一个新兴产业。同时,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也为著作权的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

在字节跳动诉爱奇艺案中,原告字节公司主张被告爱奇艺公司运营的爱奇艺网未经其许可向用户提供“郭德纲聊各地夜生活经历”访谈节目的短视频在线播放服务,侵害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8月19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举行短视频著作权案件审判情况通报会。

因此,短视频只要具有独创性的表达,符合《著作权法》,即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因此,这样的作品当然也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短视频追剧、看电影、看综艺了。

法院认定,涉案综艺节目视频展现内容的独创性程度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要求,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人们只要在手机上刷一刷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就可以了解关键剧情走向和亮点。

不过,尽管宋朝军队在征战辽国时破绽百出,最终还是在宣和五年(1123)四月,收复了被辽国占领一百余年的燕云故土,实现了自太祖立国以来,列祖列宗念兹在兹的梦想。宋徽宗洋洋得意,命大才子王安中制“复燕云碑”,立在燕山府延寿寺,宣示自己的不世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