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业绩亮眼似已摆脱新冠危机影响

与在新冠疫情中苦苦挣扎的航空公司、连锁酒店、饭店和数百万小型企业相反,迄今为止,大型科技企业似乎并未受到此次危机的影响。 GAFAM(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和微软)中多数战胜了整体经济的糟糕状况,在今年前 9 个月中实现了两位数的营收增长 。

如图所示,亚马逊在 2020 年前 9 个月的营收同比增长了 35%,三季度营收更是创纪录新高。

他是“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南部战区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一等功臣黄文杰。

多年前,黄文杰接诊了一名小女孩,发病时肺部CT片莫名变白,血红蛋白骤降,呼吸困难,由于女孩外在表现正常,找不出病因,只能根据发病表现用药。女孩治愈出院,黄文杰仍未搞清发病原因,这成了他心中的一个结,往后的时间里他冥思苦想,不停寻找答案。直至4年后的一个周六,黄文杰如往常一样走进图书馆翻阅学术期刊,终于在最新的一本国际学术刊物上找到答案,萦绕在他心中的疑惑才总算解开了。他如获至宝般地将资料抄下,与女孩的CT影像一起做成典型案例珍藏起来。

黄文杰大胆提出采用无创通气法、营养支持等措施对症治疗,总结写出了《非典型肺炎防治宝典》。

连花清瘟是以岭药业的主导产品、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和国家医保目录(甲类)品种,主要用于感冒、流感、新冠肺炎相关疾病的治疗。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先后被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及20余个省市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成为被推荐频次最多的中成药。2020年4月,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

却顾所来径,豪情满胸怀。从被认为“做不成”,到“做成了”,到做成“世界一流”。如今的中国,不仅能造世界上最长的桥,也能造世界上最高的桥。“中国桥梁”的背后,是一个民族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不屈精神;更是一个国家飞速发展,日益强盛的具体体现。

(本报记者 陈劲松 本报通讯员 付凯 林铎)

尽管亚马逊在新冠疫情期间的成功似乎是合乎逻辑的,但考虑到许多人在封锁期间转而在线购物,谷歌和 Facebook 所显示的对危机的相对免疫力更令人惊讶。毕竟,这两家公司严重依赖广告支出,而在疫情期间广告支出明显下降。

“离患者更近一些,掌握病情就更详细一些,治疗起来就更有针对性。”抗疫期间,黄文杰不惧危险,与患者深入交流,确保制定出最科学的救治方案。

黄文杰深知这个时候,大部分病人都对自己体内的病毒有种未知的恐惧,他耐心地解释,雾化可能对其身体产生不良刺激作用,搞不好肺炎还会加重的。最终,病人听从了他的意见。

对于没有派位成功的学生,南京市教育局负责人提醒,“未被摇中的学生原则上均可回原施教区就读,家长完全不用担心孩子的就学问题。同时,录取后的学生则不得被其他学校再次录取,也不得回施教区公办学校就读。8月10日,南京公办、民办学校将发放入学通知书或公布新生名单。(完)

关键时刻,黄文杰总是挺身而出。

俯瞰当今神州大地,一座座桥,架起了一条条路,它们或屹立于江河湖海之上,连接经纬纵横的交通大动脉;或跨越于崇山峻岭之间,打通南来北往的经济快车道。沟通了大江南北,跨越了深山峡谷,将神州大地变得处处是坦途。

“在电脑派位计划数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今年南京民办校和热点公办校报名人数与录取人数比例反而明显降低,尤其是小学报名人数与录取人数之比下降了40%,也就是说需求热度下降了,说明家长的选择更为理性。”当地一名资深教育人士分析,近年来,南京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成效初显,一方面,老牌优质公办学校办学质量始终保持高水准,另一方面,众多公办校“新面孔”一露面就受到周边居民高度认可,“家门口”的好学校多了,大量学区生留在了本学区,客观上也促使民办学校的报名热度降温。

“在没有现成经验可遵循时,就是要坚持病毒性肺炎处理的根本治疗原则。”在火神山医院治疗期间,黄文杰认为,在特效药出现前,医生首要之责就是对症处理,保持患者脏器官功能的正常运转,让患者通过自身免疫力来清除病毒。

黄文杰爱钻研,不仅表现在勤奋,更体现在善于捕捉细节上。他诊断时从不放过一个蛛丝马迹,同样的患者、同样的“片子”,他常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症状。为此,同事们都称他为“医学侦探”。

走进黄文杰办公室,桌上摆放的两本剪贴本引人注目,里面密密麻麻贴满各种病例的诊断标准,他有及时摘抄记录最新的病例要点和诊断标准的习惯。这一习惯,黄文杰已经坚持了23年。

苹果公司的高价产品似乎也不是为大规模失业和经济不确定性时期 “量身定做”的,今年前 9 个月营收仅小幅增长 4%,低于上半年的 6% 的增幅。

每天上班,黄文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办公电脑上的“医生工作站”,查看新收了多少病人,了解他们的病因,同时,了解老病号病情的变化。

“所有政策照顾对象,都由相关部门严格按照文件规定界定确认。”南京市教育局负责人表示,该市将严格按照省、市义务教育招生政策要求,对符合政策照顾对象范围的人员子女做好学位保障。

1978年,16岁的黄文杰考上大学,走上了从医路。大学毕业后,黄文杰本想参军入伍,却因家庭原因未能如愿,但从军报国的火种在他心中从未熄灭。十年磨一剑,1992年,黄文杰终于拿到第三军医大学的博士录取通知书,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从此,“服务官兵,保障打赢”成了他的毕生追求。

“当医生要有高度的责任心”

以岭药业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连花清瘟胶囊获得科威特药物和植物药注册控制管理部的药品注册批文,标志着公司具备了在科威特市场以药品身份销售该产品的资格,对公司拓展海外市场带来积极影响。

“当医生要有高度的责任心,绝不能伤害病人的利益。”黄文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据介绍,在本次电脑排位现场,均有纪检监察部门、公证处、教育部门、招生学校校长、小学校长和学生家长代表等到场监督。

“生源爆满让热点公办学校空余学额有所减少。”南京市教育局负责人介绍,从2013年起,南京市将热点公办学校空余学额通过电脑派位的形式进行分配,对提升优质均衡水平、缓解择校热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近年来,随着生育政策变化和城市发展带来的人口激增等因素,全市义务教育资源总体趋于紧张,特别是一批老百姓认可度较高的学校施教区生源爆满,学校无法再拿出空余学额进行电脑派位。尽管如此,今年,各区仍根据公办学校施教区生源数量,结合学校教学保障能力,提供了北京东路小学、游府西街小学、琅琊路小学、金陵中学仙林分校中学部等52所热点公办学校1687个学额进行电脑派位。”

桥架五洲,路通四海,中国桥梁一次次刷新世界纪录,中国创新一点点改变世界,前进道路从无坦途,惟其勇毅笃行,方显使命初心。(宋潇璇)

在火神山医院,黄文杰任感染五科一病区主任,一直“铆”在易感染的“红区”救治患者。一次治疗时,患者忍不住一阵阵剧烈的咳嗽,黄文杰随手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患者手中,并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就是冲着病毒来的。”

黄文杰始终专注学术,对特殊病例有着天然的好奇心,遇到问题总是要寻根问底,找不到答案决不罢休。用他的话说:“凡事不弄个明白,心里总觉得有个梗。”

曾经有一名老兵的爱人被确诊为肺癌晚期,黄文杰主动联系院外专家进行会诊,制定最佳治疗方案。得知其家境贫寒,黄文杰还专门联系北京的慈善机构,给病人节省医疗费用。

黄文杰是一个爱钻研的人,从1995年就开始专攻肺部感染性疾病诊治,喜欢挑战各种疑难杂症。

黄文杰认为,行医者,一旦带着私心,水平再高也会大打折扣,必须时刻为患者着想,尽量不要多花患者一分钱。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经历过非典的黄文杰,得知单位要抽组医疗队支援武汉抗疫,主动写下请战书。医院党委考虑他已经58岁,本不打算同意,但拗不过黄文杰的坚持,最终批准了他的要求。

凡事要弄个明白的“医学侦探”

今年2月初,火神山医院刚开始接收病人的时候,黄文杰就遇到了一名要求做雾化治疗的患者,因为他听说这种治疗方法可以大剂量用药,就想尝试。“我这雾化不做不行啊,有痰啊……”无论医生护士如何劝说,这名患者都坚持自己的想法。

一座桥梁的建成通车,并不仅仅只是物理意义上道路的延伸,其背后对社会经济发展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例如,丹昆特大桥贯穿整个苏南地区,在深化区域内资源融合的同时,也加速推动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进程。港珠澳大桥的建成不仅仅带动的是地区经济的发展,更是对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实现区域内城市间互利共赢,打造世界级城市群起到了积极作用。此外,还有正在建设中的四川金阳河特大桥,其建成后将助力金阳县摆脱贫困县的“帽子”,带领当地彝族百姓走上脱贫致富的“幸福路”。一桥之变,改变的是出行的效率,带来的是美好的生活,描绘的是对未来的无限期待。

面容和蔼,头发花白,眼镜框后面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范儿”——

同时,“今年,南京市民办学校特别是主城区部分学校招生规模也较往年有所缩减,电脑派位计划不如预计的多。”据一位教育专家分析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南京市不少老牌民办校办学质量高,社会口碑好,但是因为历史原因,大多集中在主城区办学,发展空间受限。今年,各区教育部门在审核各民办学校招生计划过程中,严格对照《江苏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标准(试行)》规定,逐校核定办学条件、生均面积,要求相关学校缩小办学轨制和招生规模,以保证在校学生适当的学习活动空间;此外,该市部分民办九年一贯制学校初中部招生计划包含了本校小学部直升计划,实际公布的电脑派位计划则相应减少;另外,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该市义务教育招生将对相关对象给予适当政策照顾,客观上也会占用部分民办学校招生名额。

“我就是冲着病毒来的”

回望过去,在南京长江大桥开工之前,诸多外国专家认为,南京的江面上无法建桥,此处江面水深浪急,要建成这座大桥对当时的中国而言,无疑比登天还难。但中国人还是迎难而上,使用自己生产的钢材,历经波折,最终耗时8年,将这座由中国自主设计和建造的大桥完美呈现在世人眼前,并以“世界最长的公铁两用桥”之称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2003年,非典肆虐,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和谣言四处流传,社会笼罩在一片恐慌情绪中。危急时刻,黄文杰挺身而出,向公众呼吁:“不要惊慌,非典可防可治。”黄文杰面对电视镜头的一次次有理有据的陈述,给百姓吃下了“定心丸”。

黄文杰带领科室人员治愈全国第一例非典患者,共收治患者30余例。收治患者之初,黄文杰总是近距离操作气管插管,为患者清理气管分泌物。他连续一个月蹲守病房、记录病情变化信息,不断调整救治方案。

【奋斗强军·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

疫情期间,连花清瘟被广泛应用于新冠肺炎患者收治医院。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张伯礼院士等专家联合20余家医院共同参与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在国际植物医学领域影响因子较高的杂志《植物医学》(影响因子4.18)发表。该研究从临床应用角度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在常规治疗基础上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安全有效,可可显著提高新冠肺炎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的改善率,明显改善肺部影像学病变,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

截止目前,连花清瘟胶囊已在中国的香港地区、澳门地区和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厄瓜多尔、新加坡、老挝、吉尔吉斯斯坦、菲律宾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现代植物药”、“天然药物”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