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

机票卖出白菜价5元机背后我国民航损失料将达1000亿

2020年5月30日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5元能干嘛?买杯咖啡都不够,可现在居然够买张机票去重庆玩了。

“实时动态指标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那种判断是对的。从中我们不仅可以监视航空市场的趋势,也可以洞察总体经济的走向。”邱连中认为。

“员工的安全最重要,目前武汉实在没有复工条件。”神龙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因疫情影响,武汉居民家门紧闭,无法外出,更不能恢复工作,车企的不少员工也只能待在家中。

现在打开携程、飞猪等机票购买平台,你会惊喜的发现,几十元、百来元的白菜价一样的机票遍地都是。国内航空公司正在苦苦撑着恢复正常运营状态,其背后是失血的代价。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邱连中运用飞友科技的数据做了分析,指出保守估算,中国民航2月份收入损失达到近370亿。3月份行业预计的收入损失会在350亿左右。如果疫情延伸到4-5月份,那么行业的收入损失总额有可能接近1000亿。

眼下,正是决战疫情的关键时期,各地企业的复工仍有较大难度,但宏观层面的利好让汽车业内对疫情后的车市走向充满期待。甚至有人认为,中国汽车可以再现2003年“非典”后的繁荣景象。

一辆汽车由多少个零部件组成?答案是,约1~2万多个不可拆解的独立零部件。

从湖北的“东风系”,到日本福冈县的日产汽车,再到远在欧洲的菲亚特克莱斯勒,这场疫情正在让全球汽车产业经历一场猝不及防的停工考验。

邱连中运用飞友科技AirSavvi提供的中国航空公司分地区实际投放的航班座位的2019年与2020年每日数据作调整后相比较,做成CARDI(即新冠疫情影响航空公司运营的实时动态指标),来定量分析疫情的影响及实时观测曲线的变动。

据其介绍,从上图可以看到今年春运开局还是很正常的,中国内地与国际的运力投放大体以5-6%和5-7%的速度增长。内地航线受到的疫情对航空公司的影响明显要早于国际航线;内地航班削减,投放座位数自除夕/初一开始下降,而国际航班座位数的下降从1月31日/2月1日才开始,迟了大约一周的时间。但从目前来看,国际航线运力的下降幅度已经超过了内地航线,未见任何反弹的迹象。

现金是航空公司正常运营的血液,同其他产业不同的是航空公司的现金有相当部分是乘客的预付款。当运力和收入大幅削减,乘客纷纷退票时,现金流紧张的航空公司面临严峻的考验,出现了非理性行为。近期,不少航司为保证不停航,机票价格大幅下跌。例如上海到重庆49元,上海到哈尔滨89元、深圳到成都5元。疫情下抬高票价发国难财固然不对,在目前价格弹性几乎为零时企图降价促销更无异于自杀行为。

上图显示在疫情暴发前,内地市场的载客率在80%,此后载客率迅速滑落到60%以下,有时甚至低于40%。即便是执飞的航班,座位数不变,但每个座位的单位收入还是会受损。

地区航线更是雪上加霜。港澳台地区航线的航班运力在疫情影响显露前已经下降了11-13%,目前在-92%的低谷徘徊。中国内地市场是唯一触底开始反弹的市场,这是否意味着内地市场的拐点已到,邱连中感觉做这个结论为时尚早,因为从2月19日开始的反弹是复工返程的小高潮造成的,这个窗口比较短,随着复工窗口的关闭,曲线也有可能再次下滑;第二个判断是随着复工和经济逐渐活跃,对航空的需求有所增长,反弹的曲线不继续上升,但也不下降,变成一条徘徊线;第三种判断就是随着疫情的减退和经济的持续上升,内地市场的曲线持续上升,那就意味着拐点真正到了。

值得一提的是,邱连中目前也是加拿大枫叶航空收入规划总管,负责航空公司的预测、预算及分析。在民航业相当有名望。邱的分析也有助于帮民航业看清市场走势。

往年此时,湖北各个零部件工厂繁忙不停,生产的产品被成批次装载上车。湖北优越的地理位置,使这些零部件在一天左右时间就可抵达全国大部分城市,最后运进各个车企工厂。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现在,疫情让这熟悉的景象停摆。

220万辆汽车产能停摆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学校都推迟了开学时间,为了让学生们停课不停学,江西从2月10日开始实行线上教学。从2月11日开始,罗长石每天早早赶到学校,把当天的线上教学课程边播边录,然后拷贝到U盘里,接着就骑上摩托车,沿着山路把当天的课程送到尹家岭村组的5名学生家中。由于上午下午都有课,罗长石每天都要在山路上往返20多公里。“每天都要送,不然学生们的课就耽误了。”罗长石告诉记者,家人都开他玩笑说他都成“快递骑手”了。 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来自中诚信国际的分析显示,湖北汽车产能约80%集中于武汉市。从产能分布上看,东风本田、东风乘用车和东风雷诺100%的产能在武汉,神龙汽车76%和上汽通用23%的产能在武汉,东风日产16%和广汽乘用车25%的产能分别在襄阳和宜昌。

1300家零部件企业受影响

截止2月17日,上汽通用武汉工厂也未开工。“我们正在梳理公司自身、供应链、物流等情况,一旦条件满足,我们将及时复工复产。”上汽通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交通的便利,促进了工业繁荣。由于“二汽”(现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地处湖北,让武汉形成了完整的汽车产业布局,成为中国六大车都之一。事实上,整个湖北都是一个汽车大省,像十堰、襄阳、随州、黄冈、黄石、宜昌等城市,有的因“汽车”而建,有的因“汽车”而兴。

东风本田的总部和三个生产基地均设在武汉。2019年,日系车“一枝独秀”上涨,东风本田去年乘用车产量占到湖北省汽车产量的49%。如今,东风本田三个生产基地共计60万产能均暂停生产。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半条命:Alyx专区

2月1日,神龙公司曾发布一则复工通知:“公司正式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24时。”但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和政府相关要求,神龙公司的复工时间显然过于乐观了。

在低谷期2月份,内地市场每天损失的收入接近12亿元(人民币,以下均以人民币为损失计量单位),而国际市场每天损失收入3亿多元,全国每天损失收入15个亿。按月算,1月份行业收入损失13亿,主要是在内地市场;2月份估算的行业收入损失达到近370亿。3月份预计国际和地区市场还会在低谷徘徊,内地市场可能有些许改善。根据这些假定,3月份行业预计的收入损失会在350亿左右。如果疫情延伸到4-5月份,那么行业的收入损失总额有可能接近1000亿。

根据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显示,湖北省内各类企业先按不早于3月10日24时前复工。

邱连中认为虽然人们都盼望拐点早日到来,疫情尽快过去,但航空公司的管理层和政府相关部门理应做好最坏的打算。面对几百甚至上千亿元的收入损失,航空公司,特别是中小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公司恐怕难以独善其身,会有倒闭风险。

神龙汽车在武汉有三个工厂,此前已将制造一厂的产能向制造三厂集中。同时,神龙汽车在成都还设有制造四部,该制造部的一期产能为24万辆,如能恢复生产,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弱疫情对神龙汽车的影响。

一场疫情猝不及防而来,武汉乃至整个湖北车企都按下了“暂停”键。“疫情发生之前,我们生产线暂定于2月3日开工,如今只能推迟。”在神龙汽车工作多年的张浩说,至今工厂还未复工。

当记者向东风本田公关人士了解2月17日能否复工的相关情况时,得到的回复仅是:“不清楚,不知道。”

邱特意指出,以上的收入损失估算是根据三大航2018年财报的历史数据推算的,比较保守:从2018年到2020年的两年中票价应当有所上升,每个座位的单位收入是低估的;其次只计算了因座位数量的变化造成的收入损失,没有将座位的利用率(即载客率)降低造成的损失计算进去。

2019年湖北省汽车产量224.75万辆,占国内汽车总产量的比重约9%。截止2018年底,湖北省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1482家,汽车产业主营业务收入6663亿元人民币。

位于湖北襄阳的襄阳轴承(000678.SZ)在发布的一则公告中称:“公司严格执行湖北省、襄阳市关于企业复工时间的规定,初步计划将于2月14日复工,但能否如期正常复工以及物流是否畅通尚存在不确定性。”

国务院出台的免征民航发展基金政策、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各机场减免航空性业务费用等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对于航司而言虽然有一定的作用但仍是杯水车薪。邱连中指出,亟需有关当局及时出台系列扶持政策,制定民航业过渡性产业政策,补充航空公司资金流动性,加强政策的对冲力度,帮助航空公司渡过难关。但短暂的补贴只能解决燃眉之急,航空公司仍需自救,理性复航,精确规划,节省现金流。

目前,在湖北建有工厂的汽车企业包括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神龙汽车、东风汽车、东风雷诺、东风本田、东风日产,以及上汽系的上汽通用等。

这让汽车行业迎来了更多积极变化,在大部分汽车企业停产两周之后,2月17日,包括一汽丰田长春工厂、广汽丰田广州工厂、一汽-大众部分工厂等已开始恢复生产。

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新竹小学校长罗长石,在防控疫情的特殊时期,成了一名“快递骑手”,一切都是为了保障学生们的学习,一个都不能少。

“之前与供应商沟通时,当时定了2月14日开工。因为疫情,现在仍不能复工。比起供应链‘断供’,我们更担心当地本身具不具备开工条件。”上述神龙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复杂的零部件构成让汽车成为产业链较长的行业之一。物流中枢的区位优势让湖北在我国汽车供应链里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武汉,除了大量的整车工厂,更有各种配套零部件供应商星罗棋布。

2020年北京车展延期、工厂复工难、供应商断货、新车上市计划推迟、全年销量目标调整……一系列由疫情带来的“难题”正在考验着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汽车产业。

江湖奔流直下,高铁四通八达,武汉东西沟通、南北连接,人称“九省通衢”。

(责编:郝孟佳、熊旭)

疫情蔓延之下,湖北籍车企的复工之日当下并不明晰,如果复工时间延迟过长,疫情或对上述企业的竞争力产生一定影响。

疫情的时间还有多长,很难预测,但疫情对航空公司收入的影响,必须有科学的估算,因为它有关个别航空公司,甚至整个产业的安危。根据国航、南航和东航三大航空公司2018年的年报中估算的分地区每个座位的平均单位收入(内地668元;国际1,573元;港澳台地区781元),乘以削减的座位数,可以得出收入的损失(见下图)。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严峻的形势之下,也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出。2月16日出版的《求是》杂志发表了重要文章。文章强调,扩大消费是对冲疫情影响的重要着力点之一,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

利好传来,资本市场率先启动。2月17日,汽车股开盘大涨,广汽集团(601238,SH)、上汽集团(600104,SH)等汽车股纷纷走强。截至当天收盘,广汽集团、上汽集团、长城汽车(601633,SH)等多只汽车股涨幅均超过5%,长安汽车(000625,SZ)涨幅超过10%。

如今,神龙汽车多个部门只能远程办公。“整车生产工作无法启动,我们每天都在动态评估何时可以开工。”神龙汽车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

来自湖北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湖北省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有1300多家,而根据中汽协统计的数据,我国目前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有1.3万余家,这意味着湖北省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全国中约占十分之一。